哇,繁体! | 网站协助
优德w88网 > 武侠仙侠 > 六渡之逆斩天穹 > 六渡之逆斩天穹列表

第六百二十八章 上古血浮屠

加入保藏】【增加书签】【回来册页

共享到:

血光弥天,雷电如海,紫阳山顶此时已然成为了一片血红的雷海,恰似人世炼狱一般。

为了完全的消除紫阳老祖永绝后患,苗月魔使不得不动用了一项秘传的忌讳大术——九霄玄煞引雷诀,目的凭借天劫之威一举灭杀了这个亲信大敌。

如此剧烈的一幕哪怕是处于雷劫之中亦是引起了不少正魔两道修士的激烈观注,纷繁借着抵挡天劫的少许空地遥遥的望了过来。

但是,就在世人都在震动于苗月魔使这巨大而霸气的手法之际,下方那剧烈翻涌的雷海却是忽然的爆起了万丈血光直冲天边!

“血海无量,灭世屠灵,邪神铸造血浮屠!”

在万丈血光之中忽然传出了一阵阴寒刺骨的吟唱声,旋即便是见到一座通体浴血的七层巨塔忽然的自雷海中一冲而出,然后稳稳的悬浮在半空之中发出出澎湃而妖异的血芒,一时之间竟是将血色雷暴都冲击的为之一顿,赫然正是之前被苗月魔使打落入血湖之中的紫阳阁!

仅仅此时的紫阳阁与之前尽管外形上没有什么改变,但所发出的色彩与气味却是大不相同,竟是由本来的毫不隐讳的仙家浮屠化做了一坐邪气森森的血色浮屠!

“血浮屠,这莫非便是在上古时期造下无边杀劫的血浮屠?这不免也太让人难以幻想了吧!”

“血浮屠,居然是上古邪神所修炼的血浮屠,看来这紫阳宗还真是和邪神有染呐!”

“邪神灭世,血流千里,血浮屠现世,这是大劫将至的预兆啊!”

“这,这倒底是怎样一回事啊,这紫阳阁怎样一会儿就变成血浮屠了,莫非老天真的不给我紫阳宗留一点地步了么!”

……

血浮屠的呈现委实是过分的惊人,既便是在无比暴烈的血色雷劫中也是引起了诸多大能之人的激烈观注。

可以在第三波血色劫雷中存留下来的都不是弱者,天然也都是有着非凡的才智,因而很快便是有人认出了典籍中所记载的上古邪神所创的这座血浮屠!

“苗月,老夫本不欲与汝等为敌,仅仅你们不应如此逼我。现在已然逼我显化出了血浮屠,那你们就统统去死吧!”血浮屠之中,一个张狂的声响传了出来,赫然正是紫阳老祖。

“上古血浮屠,没想到这紫阳阁竟还有这般大的来历,看来本使还真是小看你紫阳子了!”在见到半空中那发出着滔天邪气的巨形血塔,苗月魔使也是不由瞳孔一阵缩短,显着对此也是有些忌惮,“不过,上古血浮屠本应有十八层,而你这座只需七层,想毕只不过是一座残器罢了。尊下想要翻盘,就凭这座破塔恐怕还不太够吧!”

“残器,残器又能怎样?事到现在老夫也只能大发慈悲,超渡您们这些杂鱼一同升天了!”血浮屠内紫阳老祖森冷而凶恶的声响再次传了出来。

与此同时,一股与血浮屠气味一般无二的血邪之气也是自塔内分散而出,令得感知者都是为之一颤,恰似坠人无边的血海阴间一般。

“嗷呜——”

不过就在紫阳老祖释放出滔天杀气之时,一声饱含着惊慌、愤恨、冤枉、懊悔等多种杂乱心情的惊天兽吼却是忽然的传了出来。随后更是见到一头足有千丈之巨的巨大怪兽自天边顶着血红天雷疾飞而来,却正是之前被天劫吓跑的赤炎金猊兽。

“青云、苗月,速速翻开阵法放本王子出去!”才一现身赤炎金猊兽便是扯开如大喇叭相同的喉咙大声吼叫,震的虚空都嗡嗡作响。

“蠢货!”苗月一见赤炎金猊兽如此作为马上在心中暗骂,但转念一想却又是转怒为喜。

“赤炎道友莫慌,这五方魔魂绝天锁地大阵乃是上古绝阵,一但发起没有七日时刻是无法中止的。所以尊下也就别梦想单独离去了!”

“放屁!”

岂料,关于苗月魔使的劝说,早已是被天劫吓昏了头的赤炎金猊兽却是登时破口大骂道:“为什么不能脱离,难不成就在这等着挨雷劈不成?”

关于赤炎金猊兽的无礼,苗月魔使心中不由大怒。但现在大敌当前,她可不想由于这个蠢货而影响了大计,当即强行干笑了两声持续解释道:“赤炎道友不用着急,天劫当然可怕,但以你我的修为想要渡过却也并非什么难事。只需我们及时击杀了这紫阳老祖与其手下那名引发了天谴的小辈弟子,此劫自可消弥于无形!”

“紫阳子,他不是之前就现已死了吗?怎样或许又出来倒乱,难不成是鬼魂不成!”赤炎金猊兽气乎乎的质问道。

“之前战死的场景只不过是此獠故意营建的假象罢了,为的便是避开我们的耳目好乘机逃脱。

现在被本使发现之后,这才被逼闪现出了其邪修的身份,并要以此将我等尽数格杀在此,不知对此赤炎道友或许忍么?”苗月不慌不忙的娓娓道来,但言语之中的离间之意却是清楚明了。

但这赤炎金猊兽不知是天然生成弛禁,仍是被天劫吓的失了睿智。这般显着的离间之言它竟是一句也没听出来,反倒是关于紫阳老祖产生了不小的恨意。

“混账!居然敢诈死诈骗本王子,并且还弄出这么个狗屁天劫来劈杀本王子,实在是可恨之极,看本王子今日不活活的剐了你!”

赤炎金猊兽话音方落,巨大的身子几回闪耀便是靠近了那悬在空中的血浮屠,随后身子稍一扭动便是将一条粗长的巨尾甩向了对方。

“看本王子乌龙摆尾!”

赤炎金猊兽的这条巨尾足有四五百丈之长、十数人合抱之粗,横扫之下犹如倾倒的天柱一般带起阵阵狂飙。以至于本来威势骇人的血浮屠在这一扫之下都是显得弱势了不少。

仅仅无论是观战之人也好,仍是赤炎金猊兽自己也罢,显着都是小看了这血浮屠的威力,而这也就形成了接下来震撼人心的一幕。

“嗤!”

跟着一声轻响,一道并不怎样显眼的血色光柱自血浮屠塔顶射出,仅仅闪灭之间便是迎上了赤炎金猊兽巨大的尾部,并精准无比的打在了其与臀部衔接的重要方位!

“噗——”

又是一声轻响,那血光竟是容易的便破开了赤炎金猊兽比之法宝还要坚固无数倍的皮表防护,并一举穿透了其血肉筋骨,自尾根另一侧破开一个比之进口还要大上数倍的巨洞冲了出去!

“嗷,嗷呜——”

这一击实在是过分的迅疾,所形成的损伤更是极为的严峻,不只简直将赤炎金猊兽的一条巨尾连根切下,更是连带着扫落了他一侧臀部的大片血肉。疼的这凶物连惨叫都是变了声调,直接冲出了数万丈开外,沿途撞死撞伤的正魔两道修士都不下数百!

在刚刚阅历了第三波的血色天劫之后,两边数十万大军已然锐减了七成,可以坚持下来的境地简直都在真火境之上。

数十万人顷刻之间尽数化为焦炭,这不得不说乃是一幕惨无人道的大悲惨剧,但比较于此世人却是愈加惊骇的看向了那一座血光弥射的七层浮屠!

要知道这赤炎金猊兽脑筋尽管并不太灵敏,可这战力却是勿庸质疑,就算是比之青云老祖等一干南炎洲的顶尖大能也是只强不弱。

尤其是做为灵兽它主修的便是肉身,一身皮肉筋骨比之金石、法宝都要坚固上不知多少倍。

但便是这样一副反常备至的肉身,在血浮屠的进犯面前却是犹如褴褛的窗户纸一般一捅就破,这又是多么耸人听闻的工作!?

“这便是上古血浮屠的威力么,果然是够邪乎,不愧是邪神为了屠戮人世所铸的大杀器啊!”苗月魔使也是被血浮屠这一击吓的不轻,暗自幸亏自己没有冒然出手,否则现在重伤的可便是自己了。

“糟糕糟糕啊!老夫和紫阳子斗了这么多年,怎样就没看出来这家伙居然是个邪修,并且仍是得到了上古邪神至强法宝的邪修,这可让我怎样收场啊!”和苗月魔使相同,青云老祖此时的心中也是不住的打鼓。

三大孕物境大能姑且如此,就更别提他人了。因而在见到了血浮屠闪现而出并容易的击伤了赤炎金猊兽之后,此地在天劫中幸存下来的正魔两道修士们都是惊慌万分,再难兴得起战役的想法。都是愣愣的望着半空中那代表着恐惧与屠戮的血色浮屠塔与嗷嗷乱叫的赤炎金猊兽!

“嘿嘿嘿!已然逼我显露了隐秘,那么今日你们这些人就全都去死吧!”正在世人都还处于惊骇之时,紫阳老祖的声响再次传了出来,仅仅此时听在世人耳中却是犹如索命的死神之语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不过,无论是苗月魔使仍是青云老祖也都不是寻常之人,尽管暗叹局势与己晦气却也是不或许束手待毙,当即身形闪烁间便是会聚到了一处,摆出一副联手对敌、进退与共的姿势。

“紫阳子,没想到你会躲藏的如此之深,还真是让老夫刮目相看了呢!”青云老祖遥遥的看了紫阳老祖两眼后,才沉声开口道,“不过,你莫要认为这样你就稳操胜券了,要知道我们三人联手之下纵是你修为通天恐怕也是难逃公正吧!”

在青云老祖说话之间,赤炎金猊兽也是操控住了本身伤势包围了过来。不过巨大的狮脸上却是极为人性命的闪现出了杂乱的神色,显着关于之前的那次对碰仍是心有余悸。

“哼,大吹牛皮!”

岂料关于青云老祖的言语,紫阳老祖却是大为的不屑,直接出言冲击道:“我不知是什么动力支撑你说出这样无知的言语,但接下来你将为你的傲慢而支付无法幻想的价值!”

“价值,只怕现在尊下所支付的价值会更大一些吧?”但是关于紫阳老祖光秃秃的要挟,苗月魔使却是语出惊人的道,“据本使所知这血浮屠尽管威力巨大无比,但想要催动却也是需求极为巨大的能量。而以尊下这孕物境初期的修为,像之前这样的尖锐的攻势恐怕便是全力以付也无法发起几回吧?”

“嘿嘿嘿,苗月魔使果然是身世非凡之人,居然关于这上古血浮屠也有着不少的了解。

仅仅尊下莫非忘了这血浮屠浴血则狂、愈杀愈强的特性了么?”

“这……”紫阳老祖此言一出,无论是青云老祖等三位大能,仍是此地一众正魔强者无一不是心神剧震,脑筋之中恰似已然看到了一幕血淋淋的场景!

天劫尽管无情,但却也并非无解,只需真实的劫源一死,天劫自会散失。因而,真实有实力的高手尽管关于天劫十分的忌惮,但却是并非失望。

但面临现在的局势他们却是完全的恐慌了,要知道上古邪神那但是从前造下过无边杀劫的大魔王,所过之处只能用尸山肉海来描述。而这血浮屠也正是其当年纵横玄天大陆、屠戮苍生的宝藏,现在忽然呈现怎样能不令世人心惊胆颤!

无错小说阅览,请拜访www.feizw.com

手机请拜访: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