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协助
优德w88网 > 武侠仙侠 > 六渡之逆斩天穹 > 六渡之逆斩天穹列表

第六百三十四章 再入魔爪

加入保藏】【增加书签】【回来册页

共享到:

尚天一与西门赫见元无道首先离去也是不在多说,各自打开身形跟了下去。

而至于那些正在连续赶来的星海境强者们见状更是不敢踌躇,纷繁跟随而去,现场只留下方离子正在如疯魔了一般一掌接着一掌的击打着一具焦炭般的尸身。

仅仅令人称奇的是,在方离子这等大能不住的击打之下,那黑不溜秋的尸身竟是一点点没有被打碎的痕迹,仅仅发出了一声声“咚咚”的闷响。

在足足击打了数十下之后,方离子终所以彻底的害怕了。这尸身的坚韧程度远远的超过了他的想像,在他全力的击打之下不只没有被震飞或是击碎,反而更是加大了关于他法力的吸扯之力,仅仅仅仅这顷刻的功夫就是吸走了他将近两成的法力。若是如此下去,恐怕用不了一时半刻他便会被这个死人给吸成人干!

甩,甩不掉、打,打不散,这可就令得方离子这位阴阳境大能都是有些各样无法了。

“必定是那小盾在做怪,否则仅凭一具尸身怎样可能会有如此反常的才能?”方离子心中大惊,他有心回来青云老祖处求救,但又实在是割舍不下关于这奇特小盾的愿望。

“怎样办,怎样办?这小盾必定是一件极点凶猛的宝藏,否则绝不会在无主的情况下便对我形成如此严峻的影响。

如此宝藏既就是孕物境大能也必定是垂涎欲滴,一但回去必定会被那三人争夺,哪里还会有我的份!

可若是不回去的话这该死的东西又这般难缠,时刻一长岂不要被其吸干!”

方离子心念电转,但却是一直无法下定决心。可如此一来就是给了那尸身发明了极大的时机,又是将前者的法力吸走了不少。

甚至于就连他体内苦心修行出的阴阳境规律之力都是在这番吸取下被吸走了不少,这不由令他大为的心惊。

“不毒不狠不老公,事到现在也只需拼上一把了。”方离子也是狠辣之人,简略的将情况剖析了一番后很快就是做出了一个无比残暴的决议。

方离子回头四下张望了一下,见旁人早已是走的走、散的散,他也便放下了心来,旋转左手一翻间就是重的斩在了自己的右腕之上!

“喀嚓!”

一声洪亮的骨骼开裂声明晰的传出,这方离子为了脱节这尸身的羁绊竟是坚决果断的斩落了自己的一只右手!

勇士断腕,纵是以方离子的修为与定力也是不由身形轻轻哆嗦,恰似极为苦楚的姿态。

“逼的老夫自断一掌,不管你是什么东西都必须要负出代所!”方离子这一次是真的拼了,明显他是关于那奇特的小盾极为的介意,大有誓在必得的意思。

不过,他言语尽管说的挺大,可真实着手之时却是有此踌躇了。横竖现在他但是不敢再用手去触碰那尸身了,若是如果又被其吸住那可就真的悲惨剧了!

不能着手便只能以储物法宝去收,可以混元一气钵都是无法收取的东西,寻常的储物法宝可以收取的期望则更是迷茫了。

不过,尽管没有抱有太大的期望,但他却是并未直接抛弃,而是连续尝试了数次后才无法的停手。

“碰又不能碰,收也无法收,莫非就没有方法了不成?”到了现在方离子是真的进退维谷了。为了可以得到那面小盾,他但是付出了一只手的价值,这不可谓不大。

可令人无法的是在做出了如此大的献身之后,他却是发现自己底子就拿这个东西没有一点的方法,这可让他如何是好!

别的,他在这已然耽误了一些时刻,想来元无道三人此刻已然是快要回来到青云老祖那里了,若是他不能赶快赶回的话恐怕也会有一些不必要的费事。

“看来也只能先将其藏在这儿,等日后有了时机再来渐渐拾掇了!”左思右想,方离子终所以想出了一个缓兵之计,决议将杨宇的尸身暂时的藏在这儿,等候日后有了时机再来渐渐想方法。

主见打定,方离子也是不敢磨蹭,当即默运法诀在地上上一指,登时那处地上就是毫无预兆的裂开了一道数十丈深的巨大裂缝。

选好了藏尸地址,方离子便欲施法将杨宇的尸身置于其间。可正在此刻,一声惊天的轰鸣却是自紫阳山深处传了出来,轰动得此地数万里空间都是剧烈的轰动起来!

“这是……”

方离子见势登时大惊,不由回头向着声响传来的方向望了曩昔。仅仅他才堪堪的转过头来,就是无比骇然的见到一道粗大的血芒正在迎面向着他的方向冲了过来。

那血芒极为的粗大,但速度却是快到了极致,仅仅一闪之下就是激射至方离子近前,还不待他有一点点的反响就是被迎面撞了个正着!

血芒一闪而过,并未因撞击到一位阴阳境大能而影响半分的速度,随后持续前行垂直的冲向了五方魔魂封天索地大阵的壁障!

而在血芒往后,又是三道遁光疾冲而至,正是青云老祖等三位孕物境大能。

这三人并未在此逗留,仅仅随意的在地上上的残肢碎肉上扫了一眼后就是持续向着血芒飞走的方向追了曩昔。

仅仅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的是,在那血芒一走一过之间,不只如碾蚂蚁一般撞碎了一位阴阳境强者,还顺带着捎走了那具焦黑如木炭的尸身。

下一刻,轰鸣之声高文,笼罩了数万里方圆的五方魔魂封天索地大阵竟是没能拦住那道血芒的冲击轰然的溃散了开来!

封闭大阵一溃万里,早已等候在大阵边际的紫阳宗剩余力气也是借此天赐良机马上溜之大吉。至此,在南炎洲上传承了万年的修真大派——紫阳宗彻底云消雾散、不复存在……

阴阳涧深不见底,自古以来从未有人真实的勘探到此涧究竟有多深、涧水来自何处又流去了何方?

除此之外,此处的涧水奇寒、奇重,一滴就足有数十上百斤沉,更是严寒彻骨,所以几乎没有任何生灵可以在这儿长时刻生计,自古就是南炎洲上的一处绝地,鲜有人至!

但这一日,一道粗大的血芒从悠远的天迹划破虚空如星斗陨落般径自的落向了这儿,并终究“扑通”一声没入了深不见底的涧水之中,登时令得那奇重无比的涧水都是被砸的溅起了数十丈高的水花!

“糟糕,怎样偏偏落在了这儿,这不是存心要我的老命吗,咳咳咳……”身为南炎洲上顶尖的修真大能紫阳老祖仅仅神识一扫就是认出了这处顶顶台甫的绝地。

二十年之前,他曾伙同其它数位大能一同攻击其时的榜首大修真大派阴阳教的教主丁阴阳,致使其只能投涧自杀。

没想到风水轮流转,短短二十年的时刻自己竟也是流浪到了这步田地,这不得不说是造化弄人啊!

为了成功抽身,他不吝在最终关头自爆了他最大依仗血浮屠的底下三层,这才一举突破了三大孕物境大能与十数位阴阳境强者的联手封闭并破开了五方魔魂封天索地大阵牵强的逃了出来。

不过,尽管成功的逃了出来,但由于过渡透支法力与血浮屠自爆引起的反噬也是令得他元气大伤,重伤病笃!

而以他如此不胜的情况,若是来临在寻常的地址,以他丰盛的经历以及强壮的神识倒也是可以牵强支撑。

可不幸的是这血浮屠偏巧不巧的飞到这儿便失掉全部的动力,径自的坠落在了下来,实在是让他有些欲哭无泪。

这阴阳涧风险无比,就算是在他全盛时期也是不敢深化其间。而以他现在这种半死不活的情况则朴实就是死路一条!

“怎样办,怎样办呀?难不成真的要死在这儿不成?”紫阳老祖欲哭无泪,急的在血浮屠内团团乱转。

不过,纵是他各样着急,但却也是杯水车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血浮屠在深不见底的涧水中一边趁波逐浪,一边向着下方淹没。

好在这血浮屠不愧是至宝残器,尽管破碎的只剩下了四层,但却仍旧是坚韧无比,就算是在涧水中不住的翻滚磕碰却也是仍旧保持着杰出的防护,没有被涧水侵入内部。

如此,不知过了多久,更不知顺水漂流了多少万里,血浮屠终所以在一阵剧烈的轰动之间中止了下来。

“没死,居然没死,我还活着,还活着!”又是过了好久,昏昏沉沉的紫阳老祖才慢慢的睁开了眼晴,旋即有些无法自傲的道。

稍稍的安稳了一下激动的心情,紫阳老祖牵强支配着无比衰弱的身体从地上上坐了起来,开端运功康复实力。

不过,此刻的血浮屠恰似陷入了一种奇特的情况,彻底的隔绝了外界的全部,底子就没有任何六合灵力可供他吸收。

幸亏身为一宗老祖,这紫阳老祖素日的积储也是较为的丰盛,一些上等丹药等仍是存有不少,此刻却是解了他的当务之急。

待得康复了一些膂力之后,紫阳老祖才中止了吐纳,转而神念一动向着血浮屠的外面勘探了出去。

“这又是哪里,难不成现已脱离了阴阳涧不成?”在他的神念环视之下,马上见到现在他们并没有浸泡在水里,而是处于了一处密闭的空间之中。

这处空间不大,大约也只需万丈左右,其间空空荡荡没有任何的事物。

“看来老祖我的命运还不算太坏,居然连阴阳涧这种绝地都能逃脱出来,还真是上天眷顾啊!”紫阳老祖意味难明的自语了一句,然后又是看了一眼旮旯处一具犹如焦炭一般的尸身以及一只昏死曩昔的银色乌鸦。

“终年的祭祀血浮屠,老祖我的肉身以及寿元现已走到了止境。现在再经此一役我本就不多的寿元也是达到了极限。

不过万幸的是还有这小子的存在,只需老祖我夺舍了他的肉身,何愁不能重整旗鼓,哈哈哈……”看着杨宇那焦黑的尸身,紫阳老祖目中不由升起一团炽热。

在坠落到阴阳涧之前他也曾大略的查看了一下杨宇的身体,并惊喜的发现后者现在尽管看似气味全无,实则却并非真实死去,而是处于一种玄之又玄的假死情况。

这种情况极为的罕见,既就是以紫阳老祖的才智也是从未见过。而他之所以可以发现还要幸亏他在放走杨宇之前打入其体内的一丝神识印记。

他尽管被逼放走了杨宇,但却是并不甘愿。因此在放走后者之前,他悄悄的将本身一丝神识印记打入了杨宇的体内藏匿了起来。

而以他的修为,做起这种事来虽不光荣,但却有用而有用,后者也底子无法发觉,究竟境地的距离摆在那里,就算是杨宇再反常也是相对而言,还无法和紫阳老祖这等真实的大能人物混为一谈。

“看来仍是得先将这小子救活再说,否则以他的这种情况我尽管比较简单夺舍,但却是有极大的后患,一但无法自主醒来岂不是成了作法自毙了!”

无错小说阅览,请拜访www.feizw.com

手机请拜访: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