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协助
优德w88网 > 武侠仙侠 > 六渡之逆斩天穹 > 六渡之逆斩天穹列表

第六百二十五章 血色雷劫

加入保藏】【增加书签】【回来册页

共享到:

“痴人说梦!”

关于李通天的歪理邪说,任流云大为不屑,但却也懒得与他理论,当即冷笑一声道:“本宗主不屑与你这等无义之人多说,我们仍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死在眼前尤不自知,看来现在也是该送你们上路了!”李通天也是懒得再多说什么,当即使欲招待方离子三人一同出手处理了对方。

仅仅还未等他言语出口,忽觉眼前红光一闪,不由心中暗惊,旋即有些不行相信的昂首向着上空的劫云望去。

与李通天相同,此地绝大多数人都是在此一刻感触到了天空中的改变,不由昂首看向了天穹上的劫云。但不看还好,这一看之下尽皆都是被吓的亡魂皆冒。

本来,就在第二波天劫往后不久,天空中如墨般乌黑一片的劫云竟是忽然的起了改变,一丝丝如血般的鲜红之色敏捷的攀爬上了那浓重的铅云,时刻不长就是使得那本来黑沉沉的天空变成血红一片!

“赤色,赤色!怎样会有赤色的劫云呈现?”

“这,这是血劫雷罚!这是要灭绝我等吗?贼老天,你为何这般的无情啊!”

“快,快,快跟上那只大鸟,否则天雷一至吾命休矣!”

“血劫雷罚么,看来此次引动天劫之人的造化不小啊,否则这才第三波怎样就会引下这血色雷劫!”

“这倒也是未必,究竟此次雷罚牵扯之人过分的博杂,难保有一些逆天的人或是物,引得天劫凶猛一些倒也家常便饭!”

……

围绕着血色雷云的呈现,在场所有人都是为之动容,尤其是那些低阶修士更是哀嚎之声不绝于耳,恰似末世来临一般。

其实也难怪世人会如此不胜,实在是这天劫也过分的暴烈了。以至于在场绝大多数没有修炼到真火境之人都是产生了绝望的心情。

意外的遭受天劫,这些人尽管已经是处于九死一生的惨痛地步,但只需能挨到那真实渡劫之人被劈死之后,他们也未必就没有一丝活力。

但以现在的状况来看,他们今天算是无法比及那一刻了。由于只需血色劫雷一降,不管那渡劫之人是否可以接的下来,他们这些人都是注定无法接受的了。

比较于低阶修士们的绝望,高阶修士以及那些大能们也是面色凝重。他们这些人手法尽管要多上一些,但想要对立血色天劫也并非易事,不支付一些价值也是很难做到。

尤其是这些人现在基本上都是限制了本身地步,以图蒙混过关以免招来更为暴烈的天雷。但天机难测,想要瞒天过海又岂是那般的简单,稍有不小心就是会露出踪迹,而这仍是在此地修士很多、环境杂乱的状况之下!

如此一来,他们的地步也便更为的为难,全力反抗势必会引发更强的天劫,藏匿修为又不足以对立当时的血雷,实在是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局势。

“啊!”

“尔敢!”

但是就在这顷刻的迟愣之间,一声惨叫以及一声厉喝却是相继传出,将李通天与古德吓的色彩大变,条件反射的后退出了数十丈开外!

仅仅,仅管二人反响不慢,但对方出手狙击之人似是早就料定了他们的反响一般,两支半尺多长的短箭竟是以肉眼难见的速度领先一步呈现在了二人的死后,眼看就是要洞穿他的的丹田要害!

“啊!”

“啊!”

又是两声惊呼自李、古二人口中传出,他们尽管都是修为深邃之人,但这短箭来势过分的忽然,二人发现之时再想躲闪或是阻挠已然是来之不及,不由吓的是容颜更变,但却只能坐以待毕!

不过这短箭虽快,可却有人比其还要更快三分,就在箭尖已然透过了二人的衣物立刻就要将其秒杀之际,一道无形的劲气却是后发先至,牢牢的将两支短箭捆绑起来,使其无法行进一点点!

及时出手救下李、古二人的天然就是四人中修为最高的方离子,此刻这位阴阳境大能的面色已是极为的丑陋。

挥手打落了两支短箭,方离子目光冷冷的扫过一旁正浑身抽搐眼看就出气多进气少的司马荒,又看了一眼惊容未退的李、古二人才回头看向了远处一个手托银色弩匣的瘦弱老者。

“小子,你修为尽管不高,可这手法却是毒辣的很呐!”

“哼,杀伪君子既是行善,以雷霆手法斩杀魔头正是我辈正路修士当为之事!”出手狙击的正是紫阳宗老宗主鬼手神医楚雄。

就在楚雄言语之间,李通天早已是凑到了方离子身前小声的介绍了前者的身份,并偏重言明晰其乃是杨宇的亲师祖,这不禁令方离子为眉梢微微的一挑。

“好个牙尖嘴利的东西,已然你送上门来找死,那就别怪老夫出手无情了!”方离子冷声骂道。

这一次方离子是真的怒了,一个刚刚踏入星海境的小辈,居然在他面前出手狙击,实在是不将他放在眼里。

更为可气的是,这小子居然还真狙击成功了,这不是光秃秃的抽他这位阴阳境大能的脸吗?

“斩!”

为了拯救失掉的面子,方离子悍然出手,挥手间就是撒落亿万银芒瞬息间就是化作一柄百丈长短的开山巨斧携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直接劈向了对面的楚雄。

“来的好!”

楚雄尽管地步上不如对方,但在对方故意的压低了地步之后却也并非没有一战之力。因而,在见到那巨斧斩落之际立刻祭出了一杆通体乌黑的宝枪,法力一催之下就是相同化做百丈巨大的直接迎了上去。

“霹雷!”

一斧一枪在风驰电掣之间就是撞在了一处,继而爆发出了惊仙泣神的巨丈威势,空间大片陷落,银黑两色光辉交织暴升尤如未世一般!

“噗!”

在这毫无花哨的硬碰之下,楚雄尽管强势但终归是与对方地步距离太大,真接被震的大口喷血、倒飞出数千丈开外。那杆由他苦心祭炼数百年的玄金北风戈也是被震的乌光暗淡、灵性大失。

与楚雄的惨痛比较,方离子则是显得挥洒自如。一见对方暴露败迹,立刻身形一晃之下就是追了上去。

楚雄尽管在之前一击中吃了不小的亏,但却并未伤及底子。现在一见对方顺势追来计划要一举斩杀自己,当即也是心头火起。

“爆!”

楚雄闯荡江湖数百年,素以决断狠辣所称著,因而在这危如累卵之际,他竟是决断的自爆了与自己心神相连的本命法宝——玄金北风戈!

“轰——”

百丈巨大的巨枪忽然的爆碎开来,化做漫天的乌黑碎斤四散激射,将数千丈内的空间都是切开的四分五裂、一片狼藉。

此宝乃是一件纯进犯类低阶灵宝,经楚雄尽心温养数百年,现在忽然自爆之下其威力足以堪比中阶灵宝全力一击,既就是孕物境大能也是不敢硬抗,更何况是压低了地步的方离子!

因而,在发现了状况不对之后,方离子也是心惊胆战,匆忙的显化出本身星海进行防护的一起行进的身子更是猛的一翻之下向后暴退而出。

仅仅尽管他反响满足及时,但仍是受到了灵宝自爆的的激烈冲击,护身的星海虚影狂闪顷刻后竟是轰然溃散,化做很多包含阴阳二气的光点缩回到方离子体内。

“嗯!”

星海虚影被破,方离子本身也是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倒飞之中不由发出了一声闷哼,显着也是受到了一些轻伤。

“嗤!”

但是就在此刻,又是一声轻响随便传出,一道只要小指粗线的紫光就是呈现在了倒飞的方离子身侧,岌岌可危的横扫而至,却正是紫阳七老趁此刻刻合力催动了一件一次性高阶进犯法宝紫电戮灵波!

这光波尽管看似纤细,可其上携带着的锋锐之气却是极为的浓郁,速度更是快到了极致,仅仅霎时刻就是横扫而至,欲要将方离子腰断两截。

“找死!”

在这连环的狙击之下,纵是以方离子的修为也是有些措手不及,当即再也顾不得多想的解开了本身封印康复到了阴阳境的修为!

康复了修为之后,方离子威势暴长,面临横扫而至的紫光竟是看也未看的拍出了一掌!

“轰!”

手掌后发先至,萦绕着是非两色气流以比之光波还要迅疾的速度直接迎上了那道紫光,登时爆发出了轰然的巨震,竟是比之刚才那玄金北风戈自爆的威力也未差劲多少。

仅仅与之前不同的是,在康复了悉数实力之后,方离子的战斗力显着增强了太多,这般进犯已然无法对其形成太大的损伤。

“看来老夫良久未出江湖,你们这些小杂鱼都是忘了老夫的手法了,今天免不了要拿你们建立一下威信了!”方离子目岁月厉,显着已是动了真怒。

不过,关于方离子光秃秃的要挟,楚雄却是阴恶的一笑道:“想树威,那你先要问问这血雷劫答不容许了!”

“血雷劫!”方离子闻言一怔,旋即使像是想到了什么相同登时色彩大变,立刻便仅仅要再次的将地步压低下去。

仅仅还未等他有所动作,半空中的劫云却是红光大放,一道道如染了血一般赤红的粗大雷电便已是如雨点般密布的砸落了下来!

“不!”

方离子一见此景心惊胆战,但事到现在懊悔已是来之不及,只得心神一动之下连续取出了数件防护法宝悍然不顾的祭到了头顶之上,显着关于这血色雷劫极为的忌惮。

做好了这些防护之后,方离子阴沉的脸色终所以放松了一些,不过再次看向楚雄之时双目中的怨毒之色却是愈加的浓郁了许多。

“把老夫逼到这个份上,你们足以自傲了。不过,接下来你们最好可以在这血色雷劫下坚持下来,否则老夫还真的有些绝望了呢!”趁着天劫未至的这丁点时刻,方离子冷声开口道。

“是么,那便走着瞧吧!”面临着方离子的恫吓,楚雄却依旧是毫无惧色。

“霹雷——”

就在二人攀谈之际,自天空之上剧烈翻涌的万里劫云中下降而下的一道道水桶粗细的血色劫雷,无情的将下方数十万人笼罩其间。

尤其是显现出阴阳境修为之后,方离子的头上更是鳞次栉比的聚集了海量的雷电,红彤彤的尤如血海相同!

无错小说阅览,请拜访www.feizw.com

手机请拜访:m.feizw.com